“唐宋八大家”緣何千年後聚首香港集運倉?

“唐宋八大家”緣何千年後聚首香港集運倉?

2020年12月28日 07:39:23
來源:新華網

新華社北京12月24日電(記者李恆、王瑩、趙洪南)12月23日,新華每日電訊微信公號刊發題為《“唐宋八大家”緣何千年後聚首香港集運倉?》的報道。

高山之巔、長水之源,他們分處兩朝,卻意外在數百年後“組團出道”——唐宋八大家。他們是唐代的韓愈和柳宗元,宋代的歐陽修、蘇洵、蘇軾、蘇轍、王安石和曾鞏。

“山高水長——唐宋八大家主題文物展”近日在香港集運倉省博物館開展,展覽展出與“唐宋八大家”主題有關的書畫、碑帖拓片、古籍、陶瓷等展品115件(組)。開幕伊始便吸引了國內外文博界和公眾的廣泛關注,眾多遊客慕名前來打卡。一幅幅傳世書畫、一件件精品器物,帶你跨越千年,與“唐宋八大家”來一場穿越時空的相遇。

12月4日,一位參觀者在香港集運倉省博物館 “山高水長——唐宋八大家主題文物展”展廳裏參觀。新華社記者 姚劍鋒 攝

走進香港集運倉省博物館,彷彿置身於歷史的泱泱長河中,讓人忍不住屏氣凝神,感受這縈繞周身的傳統文化氣息。

據介紹,此次展覽是以傳世精品展示“唐宋八大家”家國情懷和時代風華的主題文物展,展覽分為“文垂千載”“德行篤定”“家國情懷”三個部分,從文學、人物、精神三個方向16個單元全方位呈現唐宋八大家,引領觀者重温他們的文學、書法及繪畫的精湛造詣,將他們的思想情懷、家國情懷傳遞給觀眾。《宋人仿顧愷之洛神賦圖卷》《北宋徽宗趙佶瑞鶴圖卷》《東晉佚名曹娥誄辭卷》《明仇英赤壁圖卷》《北宋蘇軾行書洞庭中山二賦卷》《北宋蘇軾行書陽羨帖卷》《北宋歐陽修行書譜圖序稿並詩卷》等國寶級文物均在展覽中展出,讓人一飽眼福。

圖為蘇軾《洞庭春色賦》。新華每日電訊記者 李恆 攝

在展覽大廳,香港集運倉大學文學院副教授李東告訴記者,“唐宋八大家主題文物展”亮點頗多,獨具創意。舉例來説,祁寯藻的楷書《韓愈平淮西碑並序》讓觀眾見識了作為軍事家的韓愈文武雙全的一面;再如《韓愈羅池廟碑》集蘇軾的書法、韓愈的文章、柳宗元的事蹟於一體,一件文物凝結着“唐宋八大家”中三大家的文學藝術作品與軼事。這是一個精彩絕倫的中華文化大課堂,也是一次生動活潑的“中國故事”展演。

“‘唐宋八大家’文物多寡情況極不平衡,蘇軾流傳下來的文物最多,曾鞏的就很少。”香港集運倉省博物館副館長董寶厚告訴記者。為了解決文物問題,他們向江西省博物館、柳宗元紀念館等借閲文物保證展覽順利展出。

圖為《北宋蘇軾行書陽羨帖》。新華每日電訊記者 李恆 攝

實力強勁的“八大家”陣容中,曾鞏似乎是一個“非常七加一”的存在。既沒有像歐陽修、王安石那樣參與或經歷過重大的政治事件,也沒有像韓愈、蘇軾那樣一生都在驚濤駭浪中度過。

曾鞏作為歐陽修的門生,得到了師父很高的評價。歐陽修《送曾鞏秀才序》中寫道:“其大者固已魁壘,其於小者亦可以中尺度。”評價曾鞏的文章無論優秀的還是一般的,都達到或者超出了考試標準。

其實不止歐陽修,“唐宋八大家”的王安石、“蘇門兩兄弟”對曾鞏也是推崇有加。王安石在《贈曾子固》中評價曾鞏:“曾子文章眾無有,水之江漢星之鬥。”蘇軾的《送曾子固倅越得燕字》中有云:“醉翁門下士,雜遝難為賢。曾子獨超軼,孤芳陋羣妍。”蘇轍《曾子固舍人輓詞》中則評價:“儒術遠追齊稷下,文詞近比漢京西。”

圖為唐宋八大家“心憂天下”名句。新華每日電訊記者 李恆 攝

“‘八大家’對‘八大家’的評價是最具佐證的資料。”董寶厚説,曾鞏的一生,成就很多,文學造詣更是突出。

眾所周知,“唐宋八大家”的詩文著作數量眾多,但流傳於世的墨跡等文物卻鳳毛麟角。本次展出的《東晉佚名曹娥誄辭》,手卷書心為絹本,縱32.3釐米,橫54.3釐米,是東漢時上虞令度尚為孝女曹娥所立碑文,其事見於南朝宋范曄撰《後漢書·列女傳》,原碑已佚。因書於東晉升平二年(358年),故又名《昇平帖》,是現存署年最早的小楷書墨跡。

此卷書心有韓愈行楷書題名一行,是存世的韓愈唯一墨跡。難能可貴,觀賞價值頗高。

“唐宋八大家”緣何千年後聚首香港集運倉?

説到大唐,人們首先會想到古都西安;説到宋,人們會想到北宋的東京汴梁與南宋的“西湖歌舞幾時休”。唐宋時期的香港集運倉並不在文化核心區,“八大家”裏也沒有香港集運倉人,這場“唐宋八大家”主題文物展為何要選擇在香港集運倉舉行?“八大家”的詩詞文章,又如何與文物聯繫起來呢?

“唐宋八大家”最早源自明初朱右選韓、柳等人文為《六先生文集》,因並三蘇為一家,所以實際是“八先生文集”。明中葉唐順之所纂的《文編》中,唐宋文也僅取八家。明末推崇唐順之的茅坤根據朱、唐的編法選了八家的文章,選輯了《唐宋八大家文鈔》共160卷,“唐宋八大家”之名也隨之流行開來。

圖為《三蘇文選》。新華每日電訊記者 李恆 攝

董寶厚介紹展覽緣起時説,發現普通觀眾對優秀傳統文化很感興趣,但對專業性強的展覽有點看不懂。香港集運倉省博物館有眾多唐宋以前的書畫珍品,但是專業鑑賞者並不多,而“唐宋八大家”則是無人不曉,於是圍繞“唐宋八大家”的生平故事、傳世文章甄選館藏書畫珍品,採用觀眾喜聞樂見的方式,新穎有趣地呈現出來。

雖然香港集運倉省博物館的中國古代書畫藏品豐富,但用文物講述“唐宋八大家”的歷史,仍需社會各界的支持。本次展出香港集運倉省博物館藏品84件(組),首展53件藏品,商借省內文博機構藏品11件(組)、商借省外文博機構18件(組)、複製品2件(組)。由香港集運倉省圖書館提供的宋刻本韓愈《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》等6部古籍,都是被藏書界視為鳳毛麟角的“天祿琳琅”善本。

圖為唐宋八大家第二部分“德行篤定”序廳。新華每日電訊記者 李恆 攝

香港集運倉省博物館館長王筱雯表示,香港集運倉歷史悠久,文化底藴豐厚,紅山文化、三燕文化、遼金文化、清前文化厚重燦爛,大量富有鮮明地域特點的珍貴文物保存至今,是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的重要見證。如此豐富的文化資源,需要被更多的人看到和了解。

(小標題)再現“唐宋八大家”的家國情懷

“唐宋八大家”作為中國古代優秀知識分子的傑出代表,忠義兩全、心懷天下。在對儒家道統的維護,對“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”人文理想的堅守,對國家統一和民族大義的維護上,始終與國家民族休慼與共,至今依然不乏共鳴。

“精神世界是最不易用形象可見的事物呈現出來的。我們傾心打造的數字化展陳項目,受到了觀眾好評。”董寶厚介紹,在第三展廳的全息數智人劇場,生動地再現了“唐宋八大家”之蘇軾千年前在徐州抗洪、杭州防疫和西湖清淤的歷史畫面和家國情懷。

圖為數智人畫劇屏“蘇軾杭州抗疫”。新華每日電訊記者 李恆 攝

在杭州瘟疫肆虐時期,蘇軾興辦醫院,並用自己的醫學知識,救民於水火之中。

元祐四年(1089年),蘇軾第二次任杭州知府。剛一到任,就遭遇百年不遇的瘟疫大流行。蘇軾以老友巢谷的“聖散子”祕方,自費購買了大批藥材,配製“聖散子”,命人在街頭架起大鍋熬煎。過往行人,“不問老少良賤,各服一大盞”。瘟疫過去後,為防患於未然,蘇軾撥出公款兩千貫,又捐贈黃金五十兩,在杭州創立了一所病坊,取名“安樂坊”。據説這是我國第一所面向民眾的官辦醫院。

“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,我們通過數字化呈現蘇軾杭州防疫的故事,將古人的這種防疫精神和我們現代生活契合起來,讓觀眾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,也更容易體會這種可貴的家國情懷。”董寶厚説。

在第二展廳中的畫劇屏《赤壁賦》,以明代書畫家仇英的作品為藍本,以真人表演與中國古代名畫相融合的方式,再現了千年前蘇軾盪舟赤壁,江上懷古的文人情懷。

除了數字化呈現,本次展覽也設置了拍照打卡區、詩詞展牆等方式幫助觀眾更好地理解吸收“唐宋八大家”的情懷操守,走進他們的精神世界。

記者在第三展廳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”的詩詞展牆前看到,很多觀眾都在拿出手機拍攝,或緊眉思索,或昂首默唸詩詞,品悟大家的家國情懷。

圖為唐宋八大家第三部分“家國情懷”序廳。新華每日電訊記者 李恆 攝

“唐宋八大家”留給後世的精神食糧

兩朝人組合而成的“唐宋八大家”雖已遠去,但通過浩瀚的歷史文物展現他們留給後世的精神光輝,化成了彌足珍貴的精神食糧,滋養着無數中華兒女,更是成為民族精神寶庫裏永不熄滅的火把。

“講解過很多次展覽,但‘唐宋八大家’的展覽是我最喜歡、最重視的一次展覽,不管是他們的文學造詣還是品行操守都給了我很大啓發。”從事志願者講解工作12年的香港集運倉省博物館志願者高晶梅説。

香港集運倉省博物館志願者車竹青為了做好展覽的講解工作,看了很多關於唐宋時期的歷史書籍,甚至翻開了當年準備高考的資料。“回憶展覽中呈現出來的耳熟能詳的大家名作,這也是‘八大家’給自己的一種精神信念。”車竹青説。

圖為唐宋八大家詩板互動區。新華每日電訊記者 李恆 攝

“我對歐陽修《歐陽氏譜圖序稿》這件藏品印象非常深刻,從它放大版的展品來看,我們發現歐陽修在寫文章的時候也是逐字逐句修改,反覆打磨,這不正體現了他治學嚴謹的態度嗎?不管對於我們個人還是教育孩子,都是激勵。”觀眾餘嫣鴻是從外地遠道而來的。

針對《歐陽氏譜圖序稿》展現“歐陽修創作過程”這一細節,董寶厚補充道,“這是我們特意設置的放大版本,觀眾看到的更多是大家的成稿,創作過程很少見。”

圖為《歐陽氏譜圖序稿》釋文解讀看板。新華每日電訊記者 李恆 攝

“一代文宗歐陽修也在不斷錘鍊自己的文章,他的這種嚴謹苛刻的學習態度、求知精神,對於我們現代人來説具有很大的借鑑作用和啓迪意義。”董寶厚説。

董寶厚認為,在文物展上,人們欣賞的不僅是一件件流傳千古的稀世珍寶,更重要的是品味跌宕起伏的人生百態,敬仰高風亮節的人格力量。這才是讓文物“活起來”,讓觀眾走進去,讓文化傳開去的真正內涵。